阿烟烟今天也是咸鱼

无条件给阿月打call
用来放毒
生动形象地展示了什么叫做神经病人思路广

迷上虎弟以后,才知道【这个柄我all了】是一种怎么样的冲动
没有不好看的,只有超好看的和好看的

1.背道而驰(cp未定)
2.缄默法则(未定)
3.蛇佐
4.点头之交(自樱)
5.歌舞团之夜(仔鸣天天佩恩)
6.博因
7.团四(光暗之间)
8.团藏宁次(你们认识吗??)
9.天国的女子座谈会(女性群像??)

害怕,没想到不知不觉已经囤了这么多没写了QAQ
反正先列着,写不写的完再说喽

想写个稍微长一点的文…
双重人格这种设定不能更棒!
今天看完了小红帽之狼…卡缪也太可爱了吧!!为什么这么软啊!!太可爱了!!!
暴毙升天

晓秘传也太甜了吧!!!
尤其是艺术组也太可爱了吧啊啊啊啊!!
官方爸爸!!!!

嘤嘤嘤嘤嘤嘤
五黑框的只是爱未讲是我看过的最厉害的rps文了
感觉作者超级有文化
资料收集大概就要很久吧…

唯一的缺点就是我事实上缥缈录还没看完,总被它猝不及防地剧透

【樱雏】镜像

Cp:春野樱X日向雏田

不要太在意时间线,反正都是我瞎编的。

不过大概是刚打完佩恩后,五影会谈前……?

私设如山,非常ooc,注意避雷。

PS:文中樱小姐=sakura桑

 

……………………

快到圣诞了,节日浓厚的氛围多少驱散了不久前佩恩袭村的恐惧,整个木叶看起来一派祥和。

在从废墟中清理出来的道路两侧,商人们搭起了临时的摊子兜售着商品,叫卖声不绝于耳。热闹得像是在开展祭典。

 

雏田坐在病床边包装着自己为同期们准备的礼物。她的伤势虽重,但修养了一段时日后已经好的七七八八了,要不是她的主治医生春野樱的强硬态度,应该早就能够出院了。不过推迟出院也好,她和同期们约好了在她出院的这一天晚上一起吃个饭,算是顺便庆祝圣诞了。

 

雏田企图掩饰自己对鸣人的爱慕——虽然这在同期中早就不算个秘密了,大概只有迟钝如鸣人才会看不出来——于是在准备礼物的时候给同期的每个人都准备了一份。

看着她收拾包装时欢快的表情,上来提醒她去办理出院手续的樱也只能叹一口气,感慨自己的队友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开窍。毕竟面对佩恩时冲上去保护鸣人——还是一向害羞胆小的雏田——爱情真是让人大变样啊。

是啊,爱情。

这又怎么可能是简单的同伴呢。

简直像是过去的自己,为了佐助君愿意和村子对立什么的……

樱摇了摇头,甩掉脑中的各种思绪。她开口招呼着雏田:“雏田,快去办出院手续吧,等会我等你一起去烤肉店哦!该死的井野又翘班了……”

樱一边发着牢骚一边走过去,想帮雏田拿一拿东西,毕竟是十几份礼物,就算单份的重量不算什么,加起来也够呛。

雏田却是像受到了惊吓一样,立刻低下头道歉:“抱,抱歉!拖累樱小姐你了真的不好意思!我马上就整理好了。”她面上通红,声音也有些支支吾吾,看起来窘迫极了。

樱只好连连摆手,示意她自己并没有被麻烦到,眼见雏田看起来更加紧张了,她丢下一句“那我在楼下等你,不用着急,慢慢来吧”就飞也似的逃离了病房。

 

……

 

一路上樱找遍了各种话题来和雏田搭话。她并不习惯和这个有些过分害羞的少女交流,甚至介于对方对鸣人那显而易见的心意和鸣人一向声称的对自己的喜欢,她觉得和雏田的单独相处有些尴尬。

“……那个时候雏田你冲上去了真的吓了我一跳啊,毕竟对方可是那个佩恩啊。当时我觉得你可真是了不起啊……”樱边走边看着雏田说道。

雏田的脸瞬间有些红:“那,那个时候,我只是想保护鸣人君而已。”说完这句话她才发现这句话把她对鸣人的爱慕暴露得彻底,不禁又急急忙忙补了一句:“毕竟,鸣人君是重要的同伴,是村子的英雄。”

“是啊是啊,最~重要的伙伴哦。”樱不禁起了些逗弄之心,“我知道啦,鸣人那家伙是雏田最~重要的伙伴哦~如果鸣人听说了一定会很开心的。”

“请,请不要这样说。”提到鸣人,雏田的脸涨得通红,头也低下了,仿佛要埋到她抱在胸前的一堆礼物中。

雏田她真好懂啊,一说到心上人就害羞真是太可爱了。樱这么想,不过也适可而止好了,不然不知道这个害羞的姑娘会不会被自己逗地当场跑掉。

“好好好,我不说了。那我们快点走吧,不然就要变成最后到的了。”樱对着雏田露出了个有些夸张的笑脸,一副‘我懂我懂’的样子。

 

……

 

不知道为什么,大家开始喝起酒来。

一开始可能只是为了逗一逗小李——是鸣人大声叫唤着说想要看看粗眉毛的醉拳挑的头。

起初宁次还顾虑到小李喝醉后的破坏性,严厉地阻止了他们。但最后禁不起牙他们的起哄,想着到时候再把李引到屋外去,反正大多数地方还只是一片废墟,随他闹腾。

小李当然对这种行为是表示拒绝的,奈何他有个不和他站在统一战线的队友。天天收到了大家的眼色,趁着他发表“凯老师说过青春热血不喝酒,忍者三戒不能破”的声明的时候,把他杯子里的茶水换成了酒水,还在他讲完话的时候殷勤地递上去。

小李不疑有他地喝下了。

小李面上浮现出了肉眼可见的红晕。

小李轻轻一掌劈碎了他面前的桌子。

小李获得了能量加持,轻轻一跳就蹦出了烤肉店。

有跃跃欲试的,比如鸣人和牙,大喊着“粗眉毛等一下!”、“赤丸我们上!”就跟着冲了出去。

有成熟冷静的,比如宁次,先对雏田道歉:“雏田大人真是不好意思,本来是为您出院庆祝的,现在有些搞砸了。”在收到雏田摆摆手表示不介意的回应后,再拿着今日聚餐的特批资金前去结账。

有不为所动的,比如依旧和所剩不多的烤肉斗争的丁次、坐在一旁抱着胸说“真麻烦的”鹿丸,咪咪笑着看大家闹的佐井。

 

虽说村庄还未重建完,恐怖的危机还没有完全散去,但是少年们此时并不在意这些。

在苦难的日子里他们互相扶持,路途虽然艰难但总有伙伴陪同。

 

女孩们在一旁聊得热闹。雏田大多数时间只是一边静静地听着井野和樱吐槽医院里有些不听话的病人,听天天抱怨她的队友和老师是多么的“青春过头”,一边默默喝着杯中的茶水。偶尔插两句“凯老师也挺好的”、“樱小姐和井野小姐真是辛苦了”之类的话。

樱有时候停下来的时候会看着这个害羞的女孩。成功把礼物送出去的事实显然让雏田心情大好,脸上带着红晕,表情看起来也非常开心。

 

 

挥手告别了井野和天天,樱伸了个懒腰打算起身回家,环顾四周发现男孩子们都已经不见了,剩下的人只有自己和趴在一边休息的雏田了。她拉了拉雏田的手,等对方露出脸时樱才发现雏田的脸红得吓人。

她把雏田的杯子拿在手里靠近鼻子闻了闻——那根本不是什么茶水,而是如假包换的酒。想到对方在之前一直不停地喝着酒……樱扶了扶额。
她把雏田抱起,又在店家的帮助下把雏田背在了背上——毕竟不能就这样放着不管。

 

 

摆摊的商家也大多收摊回家了,空荡荡的街道显得月光更加明亮起来。

樱背着雏田走在路上。

对方温软的女性特征贴在樱的背上,让她不禁在心中哀叹自己为什么没有继承师傅的‘豪乳’。

 

雏田的头靠在她的肩头,长发在空中晃晃乎乎的。对方的嘴里也嘟嘟囔囔地说着什么,内容都听不太清,只有一个“鸣人君”发音坚定。

樱不禁失笑——陷入爱河的少女啊……

 

她放轻了脚步,想要让雏田好好睡觉。

背上的人还不老实,嘟囔了会儿鸣人的名字,突然抽噎起来,一会儿樱就觉得自己的肩上湿了一块。

“雏田?”樱停下脚步转过头去询问,却看到雏田还紧闭着双眼,只有眼角的两道泪痕显示着主人不寻常的心情。

 

做噩梦了吧,樱又转过头去正打算继续前进,却听到了背上的人轻轻喊了声自己的名字。

 

“樱小姐…”

 

樱以为只是雏田在说醉话,虽说喊自己的名字挺奇怪的…

“樱小姐只要做樱小姐就好了,只要这样,鸣人君就会喜欢樱小姐了吧?我知道这样想不对,实际上我也想像樱小姐一样大胆地说出来,其实我非常非常的羡慕樱小姐…”靠在樱背上的雏田虽然还是闭着眼睛,语气却有些激动起来,“樱小姐的话,大概会明白吧?如果是樱小姐的话…”

樱不知道背上的人是在问她还是真的在发酒疯,不过这些她都不在意。她侧过头看着雏田,少女的面容姣好,面上的薄红更添一份艳色。

 

神使鬼差的,樱凑过去轻轻地在雏田的脸颊上亲吻了一下。

 

“雏田也只要做雏田就好了,你努力保护鸣人的样子真的非常——非常美丽哦。”

 

 

FIN

 

 

 

 

其实写两个漂亮的小姐姐谈恋爱(并没有)还是挺开心的。

我的内心:她们疯狂地啪啪啪;现实:亲不亲?到底亲不亲上去?

最后特别怂,连嘴都不敢亲,只亲了个脸颊QAQ

一开始取名叫镜像是因为她们俩在某种地方上很像……求而不得的相似吧……可是这样难免会掺入一点佐樱鸣雏的情节,在这里不是很想提到,所有就懒得点题了

樱的男友力还是很足的!

写木叶十二忍也挺好玩的,没错我就是故意遗忘志乃的。

很努力地给宁次加戏了!毕竟在我看小李忍传之前他一直是我心里的白月光……后来……宁美子真好看,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女装大佬啊宁次

欢迎戳tag人不有病枉少年,更多惊喜哦

樱雏…是个什么骚操作…
其实如果写ib的梗的话还挺好玩的…
就是想不好谁当ib谁当Garry谁当Mary…QAQ
emmmm…
如果强行樱单箭头雏的话…就能凑一个她爱她她爱他他爱她的循环了…真有趣

啊啊啊啊人老了吃不起刀了连单向暗恋都快要看不下去了啊啊啊啊
就想吃糖,那种双向暗恋的!!!互有好感的!!!不要脸秀恩爱的!!!
有没有太太投喂我,哪对cp都成

【飞雷神组】灵魂互换怎么办?

注意:拉郎,私设如山

Cp:千手扉间X波风水门(无差)                          

老套的灵魂互换梗,感觉自己的画风往搞笑的路上一条路走到黑了

 

 

夭寿了!

木叶的二代目和四代目由于某些作者还没想好的理由突然换了个壳!

当然如果一定要细究这个意外的发生,或许可以把责任推给他们一起发动的飞雷神上去——什么因为相似的查克拉导致相互吸引啊;什么因为今天穿了同款的忍者服导致灵魂认错了路啊……诸如此类。

总之当扉间摆着帅气的pose完成了飞雷神的瞬身之后,他的发色已经完成了从少年白到杀马特黄的完美转换,这个壳的内在也完成了从技术改进型人才到科技研发型人才的改变。

面前的上忍宿舍很明显不是自己原来的目的地。扉间默默地把手从门上的飞雷神标记上移开,果不其然看到了一个非常好认的标记——四代目的“忍爱之剑”。

……一定是自己看错了最近太忙了加班加点的视力下降眼睛模糊了。扉间一边碎碎念一边把手又放到了门上闭上了眼睛。

重来一次,深呼吸,放轻松。

扉间重新睁开了眼,面前依旧是那个上忍宿舍,手下也依旧是那个天然呆的飞雷神标记。

屋里的人好像感受到了扉间的动静,门内传来踢踢踏踏的走路声。扉间有些慌张,下意识地使出了自己的看家本领——

“飞雷神之术!”

卡卡西打开了房门,但屋外空无一人。他不解地喃喃自语:“欸?没人吗?我明明感受到了老师的查克拉啊?”望向左右,确认了屋外确实没有人影之后,他又关上了房门。

 

 

回到了虽然构造相似但是很明显不是自己住的房屋之后,扉间觉得自己终于有了思考的空间。

走到洗手台前,扉间看着镜子里眼熟的金毛,感到自己平日里引以为傲的冷静瞬间破碎了。难道是自己平时吐槽四代目太多遭报应了上天要让他变成这个天然呆吗?!

不不不我可是个坚定的无神论者怎么能把这种事情归结为因果报应呢……

可是这种事情难道还能用科学解释吗?!

等等莫不是中了幻术……

想到这里扉间迅速捏印,喝到“解!”

……然而什么都没有发生,镜子里明晃晃的金发仿佛是在嘲笑他。

扉间对着镜子再三确认自己确实是身处波风水门的壳子里……话说为什么这个波风水门看起来这么奇怪?扉间摸着下巴思索着,顺便给自己施了个变身术——就算要费查克拉也还是用自己的样子看起来顺眼!反正水门又不像他的弟子那样精少!

 

 

另一边。

赫赫有名的金色闪光站在一家赌场面前满脸问号。

我不是应该瞬身到卡卡西家门口吗?难道之前死太久了木叶的住宅已经变迁成这样了吗?不对啊我前两天才设下的标记没道理啊……

他茫然地转头看了看四周,却猝不及防看到了自己肩膀上一团毛领子。

嗯?怎么回事??二代目把他的本体送给我了吗??——来自大脑当机的四代目。

纳闷了一会儿,最后他不解地挠着头转身——毕竟忍者三戒嘛,就算站在赌场门口也还是不要进去的好。

他的身后,千手柱间和纲手隔着赌场的门偷偷看着他远去的身影。

“爷爷,扉间爷爷今天没有冲进来耶。”沉默了一会儿,原本已经乔装打扮完了随时准备冲上去抱住扉间大腿拖延时间来掩护柱间撤退的五代目火影纲手先开了口。

一向心很大又没有家庭地位的忍者之神望着自己弟弟远去的身影,愉快地颠了颠自己的钱袋,欣喜地发现里面还有一些零钱。

“没关系可能扉间刚想起来有什么实验忘做了,或者要去忙忙公务,反正今天还有点钱我们再去稍微玩一会儿好了。”柱间的脸上带着笑容,“你看扉间今天表情很柔和啊,他一定心情很好打算今天放过我们啦,小纲不要怕,今天就尽情地玩好啦,他一定不会说什么的。”

在忍者之神的再三保证和“稍稍赌一赌”两个筹码的双重诱惑之下,千手家的爷孙勾肩搭背地又走回了赌场。

 

 

由于飞雷神出了些差错,水门便放弃了去拜访卡卡西的计划,朝家里走去,打算试验试验找出原因。

他慢慢走回了主干道,间或有路过的忍者向他恭敬地点头致意,说的也都是“二代目好”。

水门突然觉得人生变得复杂起来,难道大家都真的把毛领子当做了二代目吗?还是说其实毛领子才是二代目的真本体?

还有,为什么大家看他的眼神都那么奇怪?平时大家叫他四代目的时候他也会像这样微笑着回应啊。——来自还没有抓到重点的四代目。

 

 

另一边,扉间坐在四代目被分配到的退休火影专用宿舍的客厅里,在多次企图用科学唯物主义和哲学思想解释现状失败之后,他决定出门寻找还在外面晃荡的水门——对方用的可能是他的壳子!他可不希望明天木叶头条变成什么“二代目性情大变背后到底有什么阴谋”、“退休火影的不寻常二三事”!

他没想到他一开门就看到了自己。

或者说是套着他壳子的波风水门。

对方正在身上摸来摸去寻找自己宿舍的钥匙,动作之呆萌让扉间忍不住扶额——他保证自己成年之后就很少露出这种天真的表情了,看着自己的脸上露出这样的表情不禁有些违和。

水门也被扉间突然开门的动作吓了一跳,他没想到会有人在自己的屋里——虽然是自己尊重的前辈——但还是很奇怪。

“二代大人?你怎么……”水门迟疑着开口。

“……槽点太多我都不想吐槽了,你都没发现一路走来有什么不对劲吗?”扉间面无表情地说道。

仿佛被扉间的话提醒了,水门眼睛睁大了一下又笑弯了眼,一边把自己肩头的毛领子拿下来一边说:“今天不知道为什么二代大人的本体出现在了我的肩上哦,可能和我今天失败了的飞雷神有点关系。”他一边说着话,手中动作也不停,打算把毛领子放到扉间肩上的时候才发现了哪里不对。

“欸?二代大人的本体没丢?”水门纳闷地问。

“……进来说。”扉间感觉自己的头上可能已经出现了跳动的【井】字,对方的呆已经出乎了他的意料,是和平时期的忍者都已经丧失基本的危机感了吗?

 

走到屋里,确认四周也没有隐藏的忍者之后,扉间当着水门的面解除了自己的变身术。

水门不明所以,但还是意思意思鼓起了掌:“二代大人的变身术真是精湛,变得和我分毫不差呢。”

“四代目,你就没发现老夫现在没有运用查克拉吗?也没发现自己的样子和平时不太一样了?你就没想过在路上随便找个反光的地方照照自己吗!”扉间的语速越来越快,最后简直快要咆哮起来。

“没有耶,真是不好意思啊,二代大人。”水门意识到了今天违和感的来源,但脸上还是笑着,“那我去镜子前看看哦,真是谢谢二代大人提醒了。”

看着水门走向厕所,扉间突然觉得自己的火气被一扫而空。

这个人总是能感染他身边的人,让人觉得就算天塌下来也没什么大不了,在战后重建的木叶,这样的人更是激励着大家。对着这样的后辈怎么会真的生气呢……等等,扉间突然想起来水门刚刚把自己肩上的毛领子拆了下来……果然还是很生气啊!!天然呆能呆成这样吗!!

扉间顺手又给自己施了个变身术,坐在沙发上等水门照完镜子回来商讨。

水门慢吞吞地走回客厅,显然不愿意接受这个可怕的事实。他看见了坐在沙发上已经变回自己样子的扉间,也捏了个印把自己变回了自己的样子。

两人面面相觑。

扉间盯着水门好一会儿。在他的印象里这个青年一直是活力四射,虽然槽点满满但也不至于让人讨厌——或者说正是槽点满满才让人喜欢?偶尔处于状况外的表情看起来也非常可爱……

嗯?扉间觉得他明白了自己之前照镜子时的违和感来自哪里了——波风水门应当是一直笑着的——起码在扉间的印象中大概是这样。

现在水门在他的面前,看起来有些垂头丧气的样子也非常的可爱——扉间觉得自己莫名被这个青年戳中了萌点这种和他一贯的严肃不相搭的东西。

他伸出手揉了揉面前青年的脸,帮对方的嘴角扯起了一个弧度。

“笑一笑。”扉间听见自己的嘴巴这样说。

 

 

………………………………

请问:已知初代五代在赌场,二代四代灵魂互换,六代在家,请问,现在的木叶干活的火影是谁?

回答:爱是谁是谁,反正算个bug 我也没想好,毕竟三代年纪大了让他干活感觉太不人道。

话说都全员复活了还要什么逻辑啊!

 

啊就这样随便地结束好了不知道后面要干什么啊!!!这个扉间ooc突破天际啊!!这个水门爸爸呆到令人崩溃啊!!cp感一点都不强啊!!都是我的锅。
好吧我知道这对不邪只是冷…QAQ
天啦我第一次写单篇超过三千字,超兴奋了。

 

顺便宣一下tag人不有病枉少年,有更多惊喜(惊吓)哦

一天五百字,我的飞雷神组灵魂互换大概得写一礼拜…orz